您现在的位置是:选股宝 > 选股技巧 >

股票知识:从宝塔线分析黑马,分析股票就要大胆选

2020-02-22 10:40选股技巧 人已围观

简介所谓宝塔线是以白(或红)黑(或绿)的实体棒线来划分股价的涨跌,及研判其涨跌趋势的一种线路,也是将多空之间拼杀的过程与力量的转变表现在图中,并且显示适当的买进时与卖...

  所谓宝塔线是以白(或红)黑(或绿)的实体棒线来划分股价的涨跌,及研判其涨跌趋势的一种线路,也是将多空之间拼杀的过程与力量的转变表现在图中,并且显示适当的买进时与卖出时机。它一般只以每日收盘价做为唯一的取值参数,过滤了K线图中很多庄家的骗线。从某种意义上讲,只要股价趋势是上涨的,宝塔线会一直保持红的实体向上,特别是在跟踪强势股的走势中屡试不爽。
 
  从宝塔线分析黑马
 
  让我们先看看前期大黑马之一的河池化工(0953),该股上市以后,主力一直以打压吸货为主,并在平台达调整数周之久,至3月13日,宝塔线翻红(买进信号);3月14日,开始第一个放量涨停,宝塔线显示其为有效突破(再次买入信号),随后按宝塔线原理可以一直持股至3月28日宝塔线翻绿时顺利出货(上涨近140%),其间可不受主力洗筹的任何干扰,吃下最痛快的一段主升浪,这舒畅怎一个“爽”字了得。
 
  该股给我们留下的选股思路如下:第一,在近期大盘顶部盘升之际,最好是选择新股,没有套牢盘,主力只要吸足筹码拉升起来会得心应手;第二,换手比较充分,必须保证主力有足够的筹码;第三,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宝塔线必须有效突破创新高。
 
  于是神光研究员从数十只新股中找到了中化国际 (600500 行情,资料,咨询,更多),该股流通盘亿,其中向基金配售的150 0股须在9月1日后方能上市。99年度每股收益元,净资产收益率为,主营业务为化工产品的进出口贸易等相对业务。自3月1日上市以来,9个交易周换手250%,宝塔线则连续四日收红棒,而且后两日成交量明显放大,均线亦开始呈多头排列,一波主升浪将近在眼前。
 
  利用宝塔线是一种简捷有效的办法,它图形直观,使用技巧也不复杂,若能结合一些辅助指标将会令其使用起来更为完善,我们将在以后陆续同大家探讨。
 
  选股,就要跟大胆的分析师。
 
  俗话说,财富只青睐大胆的人,但不那麽激进的投资者同样有赚钱的机会。他们只要找出华尔街上勇敢的分析师对哪些股票最有信心就行了,而新的研究显示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首先介绍一点背景知识。科技股泡沫使分析师们背上了坏名声,理当如此。在最近的改革之前,他们的薪酬结构实际上确定无疑地会使他们给投资银行的客户开出积极的评级。学术研究发现,虽然有时候分析师推荐的股票能够超越市场,但也有时候
 
  「买进」评等的股票下跌而「售出」评等的股票上升。尽管近来这种情况有所改善,但分析师给出「售出」评等的股票仍然少得可怜。
 
  一个较好的方法是完全忽略推荐评等而专注於盈余预期。正如本专栏以前说过的,当分析师在一家公司前景方面意见趋於一致,给出的盈余预期也很接近时,这对股票的未来表现是个好预兆。相反,如果他们给出的盈余预期参差不齐,那就是一个警告讯号。对这种现象的一个解释是,前景乐观的公司会慷慨地公开资讯,而差劲的公司试图隐藏坏消息,这就迫使分析师去猜测。
 
  最近一项针对盈余预期的研究探讨了一个有趣的新方向。它认为,投资者不应该专注於所谓的「多数分析师的预期」,相反应该重视脱离群体的调升行动,或者称之为「大胆的」调升。比方说一位分析师把预期调升了15美分,该股可能受这个消息刺激而突然上扬,而研究显示,其上扬过程可能持续一年之久。当然,并非调升预期的股票都会持续上扬,但透过专注於大胆分析师的预期调升,投资者可以提高获胜的把握。
 
  比方说一支股票,基於半打分析师的多数预期,每股盈余将达1美元,但如果一位分析师对该股的每股盈余预期一直是80美分,最近突然将其调升15美分,那只不过是所谓的「跟风」调升,对该股未来一年的表现没有太大意义。但是,如果这位分析师原先的预期为美元,现在调升至美元,这就是一个好迹象,因为大胆的调升往往会继之以股价的继续上扬。在2003年The Accounting Review上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其作者为格利森(Cristi Gleason,现供职於亚利桑那大学)和查尔斯-李(Charles Lee,供职於康奈尔大学),他们分析了从1993年至1998年的这类盈余预期调升,发现这类股票一年内回报比大盘高出15%。
 
  去年在Journal of Finance上发表的一篇报告,作者为德州大学的克莱门(Michael Clement)和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的蔡(Senyo Tse)。由於受到格利森和李的启发,两位教授更深入地分析了这种现象,发现大胆的盈余预期调升事後往往证明比跟风的调升更为准确。看起来,敢於第一个出头的分析师知道他们那样做是有更充分理由的。
 
  分析师在保持与大家一致方面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曼哈顿投资银行Maxim Group的科技股分析师哈丁斯(Mark Harding)说:「当大多数投资公司里你所尊敬的同行与你的预期显着不同时,就需要承担巨大压力。」脱离群体的分析师将承受来自客户、竞争对手甚至所追踪公司的批评。如果他们经常出错的话,还可能被解雇。2005年7月,哈丁斯发表了一篇报告,称硬碟机设备厂商Intevac的业绩将比华尔街预期以及该公司自己的第二季度销售预期高出近30%。一位更有经验的同行称这份报告「荒谬可笑」,指出该公司的产出是个瓶颈。一周後,该公司的销售数字公布了,与哈丁斯的预期只相差不到1%,之後一年内该股价格涨了一倍。哈丁斯说,他的信心来自与Intevac最大客户希捷(Seagate)的交谈,希捷对该公司的产出延迟问题似乎较不担心。哈丁斯说:「於是我知道这意味着它最近到手了一些新设备。」
 
  怀丁顿(Rick Whittington)是一位半导体行业的资深分析师,现为纽约Caris & Co.分析部门的负责人,体会过分析师调整盈余预期导致的极端反应。1995年9月,他果断地调降了对电脑晶片厂商的预期,之前已经给出了三年的积极评价。於是半导体公司的执行长们恼怒了,投资者也怒了。感恩节前後,秘勤局(U.S. Secret Service)出现在他的公司,调查针对该公司总裁的线上威胁。在这个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许多威胁是针对怀丁顿的。他的公司派了保安守卫他的住宅。最终没有伤害降临到怀丁顿身上,但晶片股却并不是同样没有「伤害」——正如他预计的那样,一年内晶片股暴跌了。
 
  由於加强了对公司与分析师之间交流的审查,於是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分析师的预期将变得更分散——因为公司现在较少公布预期,还是变得更集中——因为分析师变得更胆小。寻找有望超越大盘表现的股票的投资者,应该密切留意某个分析师最近调升盈余预期的公司——这样他(她)便显得鹤立鸡群。缺点是,虽然公众可以利用的各种股票筛选工具能够找出与众不同的盈余调升,但无法告诉你这种调升是不是「大胆的」。
 
  因此在本文里我使用一系列的筛选工具和手工筛选。首先,我找出市值在5亿至50亿美元、过去一周有过一次盈余调升而过去三周没有盈余调升的美国公司。我关注的是2007年的盈余,因为大多数公司现在都已经接近财年末尾。接着,剔除与目前经营无关的调升。结果我得到38家公司。然後,我核对分析师的报告和Thomson First Call的数字,以判断这位调升预期的分析师是先行者还是跟风者。大多数调升只是跟风行为,其中还有一位分析师只是为了更正一个数学上的错误。另外,我们还剔除了一家公司,因为它卷入了选择权日期倒签丑闻。
 
  这样,最後剩下了七家公司,都是有一位分析师率先脱离「羊群」勇敢调升预期的情形。并非所有的调升幅度都很大,有一个只是调升了2美分,但每一个例子中分析师都比最初更为远离了多数人的预期。
 
  下面是大胆分析师最近调升了每股盈余的七家公司:
 
  Cabot Microelectronics(CCMP):行业——化学品,股价——美元,销售——3亿800万美元,2007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美元调升至美元。
 
  Community Trust Bancorp(CTBI): 行业——地区性银行,股价——美元,销售——1亿7500万美元,2007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调升至美元。
 
  Heico(HEI):行业——航空与国防,股价——美元,销售——3亿2600万美元,2007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美元调升至美元。
 
  Mariner Energy(ME):行业——石油和天然气经营,股价——美元,销售——3亿4000万美元,2007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美元调升至美元。
 
  Olin(OLN):行业——化学和金属,股价——美元,销售——27亿5500万美元,2007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美元调升至美元。
 
  Rackable Systems(RACK):行业——电脑硬体,股价——美元,销售——3亿1400万美元,2007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美元调升至美元。
 
  Sanderson Farms(SAFM):行业——食品加工,股价——美元,销售——10亿500万美元,2007
 
  年每股盈余一致预期——美元,预期区间——最高最低,大胆分析师的行动——从美元调升至美元。
 
  (资料来源:Reuters Research; Thomson Financial,截至2006年9月1日)
 
  Cabot Microelectronics生产一种浆料——不是用来喝的,是制造电脑晶片过程中抛光混合物的组成部分。它的利润来源於对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强劲需求。Community Trust Bancorp经营地区为肯塔基州和西维吉尼亚州,最近不断超越其存款目标,它最出名的产品是「Hoops CD」,肯塔基大学(University of Kentucky)篮球队每赢一场,利息另加一个基点,如果肯塔基大学队赢得全国冠军,利息另外一个百分点。
 
  Heico生产飞机的可替代部件,主要用於波音喷气式飞机,过去两个季度超越盈余预期达两位数百分比。世界最大飞机维修公司Lufthansa Technik持有该公司25%的股权。
 
  Mariner Energy是一家从事石油勘探和生产的小型公司,主要经营地区在墨西哥湾。它的专长是深海回接(subsea tieback),就是用脐带般的管子将深海油井与海上钻井平台连接起来,是开采深海油田的一种低成本方法。它也许将受益於最近在墨西哥湾发现的庞大储量的深海油田。Olin生产特殊化学品,合金产品和军火。在上面这些公司中,它的本益比低,而股利收益率高达。
 
  Rackable Systems生产高端的积架式电脑伺服器,客户包括亚马逊书局(A)和雅虎(Yahoo)。今年利润有望成长44%。最後,Sanderson Farms从事鸡肉加工业务。分析师认为,最近大型禽肉加工商采取的控制产出行动,应该导致今、明两年批发价格的上升。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